Welcome to Millwoods Acupuncture Centre
 

首页
      English
Millwoods Acupuncture Center
102, 2603 Hewes Way
Edmonton AB,   Canada

Phone: (780) 466-8683
www.acupuncture123.ca






















 

中医临床感言

临床诊疗之余,本人常抚案掩卷自叹:自幸未在年迈之年才摆脱从中医学教材中所学之中医诊疗法!

中医学教学方式,内容,科研皆必须改革。中医院校学生和临床医生必须精读经典<<黄帝内经>><<伤寒论>> <<郑钦安医学三书>><<思考中医>>。现阶段,中医必须摆脱西医在思维方式,教学方式,临床实践等方面的不良影响, 独立自主地按照中医本身的思维和行医方式发展中医,才有可能将整个中医临床水平提高,进而造就大批大师水平的名医。如此,我们才能说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对全人类的又一贡献。否则,中医疗效将是每况愈下,反对中医之呼声必将再次高起。到那时,我们再据理力争中医的合理性和希望国人的同情和支持就会难上加难!

观眼下之中医界,中医毕业生数几十万,能够仅用中医药就能解决一般临床疾病,而不借用任何西药的中医名家却越来越少。如此大批量的中医毕业生,只能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失望。不夸张地说,这样的学生数量越多,中医消亡的就越快。

上街找中医,开的草药动则十几二十味,甚至三十四十味,让你吃十天二十天再说。说没有疗效吧,好像有些症状有一定改善;说有疗效,可基本病情并没有根本改观。活生生让人说中医慢,仅能调理身体而已。这是本来的中医吗?非也!这样的中医,真正是:在学校时觉得胸有成竹,似乎没有中医治不了的病,而毕业两三年,又觉得中医没有能治得了的病,所以,动不动就加西药,还说这是中西医结合。

有人认为中医不科学,建议取缔中医。我说,这是当代中医界没有给自己争气的结果。中医界该自醒了,该检讨如何将临床疗效提高了。与他人争论中医是不是科学,不如先让人承认中医的客观实用性。人家怀疑你,不就是因为你临床疗效不怎的,难得有那种一剂知,再剂已的疗效吗?

关于中医为什么能治病,那是研究人员的事情。要明白某些事情的道理需要许多年甚至许多代人的努力,怎能要求现在就明白中医的道理?科学发展到现在,不懂的事情何其多,难道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就是假的,就不是真理了?如果科学研究已经先进到能评判世上所有事情的真理与否,那这个科学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研究,没有必要有这么多科学家存在,所有的科学人员也就该关门改行了。不是吗?如果需要能讲出道理的事情才容许其存在,那么,科学能否说明人是怎么来的吗?科学能否给大家重复一下人从单细胞进化到一个完整的人体的全过程?如果不能,那么达尔文的进化论理论在目前也不过是个理论,一个瞎猜想而已。因为科学质疑别人的方法之一就是看人家能否重复。本人并不认为能重复的就是真理。太阳天天从你的东方升起,你可以验证万万遍。那太阳是从地球的东方升起的,这个结论是否是科学的真理?科学仅仅是人类认识宇宙自然的一种方法,但不是唯一的方式。而且科学研究活动给我们现代人类带来的影响就像一把双刃剑,我们在享受着它给我们带来的生活舒适和方便的同时,也在将我们整个人类推向及其危险的边缘。

另外,夸夸其谈中医现代化,不如先讨论我们是否已经将中医的继承工作作好了。如果我们承认历代中医名家无不将<<内经>><<伤寒>>精读,我们却将之作为选读课本或只应付考试,毕业后就弃之脑后;历代名家处理危急难症之验案比比皆是,我们自己几乎没有可夸的临床疗效,我们有什么资格去现代化 那些我们没有掌握的东西!你现代化老祖先的什么?!

如果读者也是中医业界同行,再听我一劝:重温仲景路,读懂伤寒论,用三两味药,多则六味药就能治病。认清当下之世,阴盛之躯多于阴虚,莫将阴盛阳浮之证误为阴虚火旺,多考虑桂附温补保体内那一点真阳,少考虑寒凉清火,您的临床疗效自会大大提高。莫为眼下症状缓解而沾沾自喜,应为彻底治疗而努力。谁都想成为一方名医,甚至一代名医,莫让您的名医名号只因为您在当地从业的时间长而致。只抱住大学教材中的八纲辨证,脏腑五行气血津液辨证,而不会最基本的阴阳辨证;只会一种症型用一种方,不知变通,不知疾病可能的演变,和误治,错治后的处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名医只是空谈。您自己想一想,作为八纲辩证中的最大之纲:阴阳之辩证在您的临床上有多少体现?疾病的阴阳之辨是否左右着您的处方用药?您在临床上是否习惯性的直奔脏腑加气血辩证,作出诸如心血不足啦,肝肾阴虚啦,这种脏腑加气血津液的诊断,进而就开药了?您的 “辩证施治” 过程中的阴阳辩证在哪里?您也知道入麻黄,附子,大黄,石膏,这些药是中药的将军类药物,那么您在临床上用这些药有多频繁,或者说您敢用吗? 

如果您是病人,且听我讲:不是中医不治病,而要看哪位医生给你看病。中医医生之间的临床疗效水平比西医医生之间的差别要大的多得多。

我不是专家,更不是什么名医。但我有家人,家人中也有病人。对我的家人,我建议他们,如果有人要你吃西药,告诉你吃一个月,一年,十年也许终身还不见得能好,如高血压,糖尿病,甲低,更年期综合症,等等病,或者,让你吃数年的药只是为了预防不可知的可能性,如长期甚至终身服阿司匹林来预防冠心病,那你该记住,先看中医。

并非所有有高血压,高血脂的的人会得心脏病。西医承认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人会得。那么,这百分之九十血脂稍高的人就得遭受长期服用西药导致的副作用:头痛,头晕,疲乏,皮疹,过敏,便秘,性欲性功能下降,等等。你愿意就这么不死不活的活著吗?你愿意一辈子都跑医院,用别的西药来减轻原来的西药造成的副作用,而新的西药又要造成新的副作用,还是希望不吃西药,没有痛苦的活一辈子?我们的西医是最会为自己创造永久性顾客的商业 (Business)。一旦进了它的门,你就离不开了。想一想世界上还有那种商业有如此本事?

找中医,不要看他是中医学院毕业,自学或祖传,不要看他是否能将你的病讲的头头是道。有些人有类似气功的能量感应能力,能感应出病的解剖位置,如讲出你的病是在肝,还是肾等,但治疗能力是另外一回事。也不要看他开的药方你和其他中医生是否理解。放开心,让人家治疗。如果你或另外的医生懂得人家的方子的作用,那你还找人家干什么?

比如经方派用药样数少,常常仅三四味,有时六味左右。而量比学院派大 。经方派细辛每付可用 30 克, 而学院派不敢超过 3 克,所谓辛不过钱之说。许多人的临床实践都表明细辛决非大毒之药,所谓辛不过钱,实在是医学史上的大错。还有所谓十八反和十九畏中的大量错误,在此不一一列举。本人也几乎天天用细辛,遵从张仲景之法,每剂可达30 克,从未有什么不良反应,而临床疗效比只用 3 克要高许多。所以你不懂的事情不等于那个事情就是错的。问一问你的医生,敢不敢用麻黄 30 克,附子 30 克,细辛 30 克, 来治疗过敏性鼻炎?

另外,如果用药后你的病更重, 更难受,万不可以为那是方不对证,没准这是药物疗效反应,反应过后你会柳暗花明病情明显好转。这一点在用桂附剂治疗时是常见的反应,而解救危急疑难病时,绝大多数情况下,非桂附不能扭转乾坤。本网站将介绍有关知识。

愿中医再现医学惊人魅力,祝我们的病人早日康复!